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死线是摸鱼第一生产力

呵呵,我不想赶稿了(装死)

前情提要《我们的友情走到了尽头》在里站,

架空俺得四稿狛枝X五稿日向,设定4枝比较无口,5向比较天然

有奇怪要素提及,不适者注意,不过也就是一笔带过……

我都说我从良了,真的



    床头灯昏黄的灯光映照在指向十点的闹钟上,作为快睡觉前的充电时间,靠在坐垫上打游戏的日向存了个档。日向他很好奇,拿着大夹子的手蠢蠢欲动地伸向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狛枝,白色的大猫正呼噜呼噜地享受抚摸,没有察觉到靠近自己的手除了抚摸还有别的意图。

    “唔!”

    睁大眼睛的狛枝转头往上仰视日向,猫咪在夜间放大的瞳孔中透露着疑惑又微妙的情绪。

    “你用什么捏住我后面了?”

    “哎,我听说‘一个夹子冻住一只猫’,连淫兽都有用啊。”

    2英寸的活页夹夹住狛枝的颈后,不由自主蜷起的淫兽夹着尾巴,显得温顺又听话,就像被妈妈叼着移动的小猫似的。日向忍不住趁这个机会摸起猫咪禁区——腹部,狛枝难得没有卷起来抱着日向的手,柔软的内侧绒毛治愈着少年的感官。

    “日向君,很痛。”

    “痛吗?抱歉。”

    活页夹被取下来时,狛枝马上站起来想跳离日向的大腿,可惜被日向赶紧捉住长长的身体,形成半身吊在半空的状态。日向以这种勉强的动作把狛枝拎回来,将不太情愿被抱住的猫强硬贴着自己脸庞,毛茸茸的蹭得鼻子有点痒。

    “还没摸够啊,不要走。”

    毕竟狛枝是拥有知性的淫兽,被日向双臂紧紧拥抱着全身贴在脸到胸的范围也不至于会伸出爪子攻击,日向会这么肆无忌惮粘着狛枝,也是知道他不会像普通的猫一样挣扎。不希望继续被抱着的狛枝利用猫略带驼背的身体用力蹬开身体和日向的距离,肉球不至于会弄痛日向,硬是从怀抱中挣脱了出去。

    在掉落的过程中马上调整姿势安稳落到地面上的淫兽跑到窗台,一副再靠近就要跑掉的样子。事实上狛枝确实是想要马上跑掉的,结果一对上日向投过来的失落眼神,灵活的步伐突然迈不出去。

    “生气了?”

    “没有。”

    但是为什么要挣脱的理由却没法说。日向喜欢把狛枝抱在怀里,把脸埋进狛枝的毛里又蹭又亲,能多粘有多粘,作为淫兽的自我修养,被契约对象的少女们这么当猫耍还是有相对的耐性,那是工作性质上必须做的忍耐,而面对日向则不然。狛枝不喜欢被人做太亲热的行为但并不讨厌被日向亲近,但总是被抱起来亲还是太挑战他的忍耐力了,虽然外表是猫,实际上心是淫兽的他被【妻子】这么诱惑,就算是耐性高的淫兽也还是会有反应的。日向把他当做猫才做的亲昵行为,狛枝不想扭曲日向没有那个意思的想法。

    就算不说出来日向就能明白这个理由那是不可能的,说出来也做不到,知道狛枝对他有欲望的话,恐怕日向自己呆呆的哦一声接着就把睡衣脱掉任君所求,不仅没有防备心,个性太过温柔,既折磨着狛枝又让他担心。

    “不喜欢被我抱着?”

    狛枝觉得,契约对象们喜欢质问他人“你觉得我重要还是她重要”这种回答难度大、实际意义为零的无用问题,或许答起来比眼前这个没有其他含义的问题简单。这不是单纯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的场合,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说不喜欢,但是现在屈服跳下去的话就会被抱紧,一直能保持面瘫诱导别人签约的职业级传销员仿佛感到自己的爪子开始冒汗。

    “因为很热。”

    “这样啊!我明白,只是摸就没问题吧。”

    接受了这个回答的日向拍大腿让狛枝躺回来,重新跳回床上的狛枝被日向拎起双腋,原本会被放在大腿上的身体突然被抱到胸前,发现自己上当的狛枝刚想跳出包围,颈后湿润的几乎让他打了个寒颤,身体一瞬间变得僵硬。

    “哼哼,捉到了。”

    日向一口咬住狛枝后颈,满嘴毛下声音听上去含含糊糊。见到狛枝没再动,日向松开嘴,一口咬住其中一只竖起的白色耳朵,毛毛软软的口感甚是新奇,日向打趣地用舌头逗着嘴里的耳朵。淫兽的耳朵不存在耳螨这种寄生虫,薄薄的耳膜用舌头蹂躏起来感觉和手有所不同。

    “日、日向君……!”

    推特上看过的偶像“吞猫”照片日向也一直很想干一次,无奈家里没养猫,遇上了能够不乱抓人的狛枝真是太好了,日向心想两人关系这么铁,含一次头应该没问题,反正淫兽不怕水,被口水弄脏什么的洗洗就好。想象着狛枝会不会像普通猫咪一样沾水瘦一圈,日向放开嘴观察自己口水弄湿的地方,猫毛沾着水珠,吸水的部分比干爽的部分要塌下去一些。怀里的大猫难得没再挣扎,好奇心驱使的日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颈部湿掉的部分,手掌似乎感受到狛枝抖了一下,以为狛枝被凌空拎着不舒服,日向弯曲双腿用大腿给猫咪的身体有个承载体重的平台。

    爪子可以按,肉球可以捏,肚子可以摸,耳朵可以咬,有这样的猫,夫复何求。

    “好可爱啊,唔呼呼真可爱!”

    忍耐不了温顺的猫咪的可爱,日向用脸蹭在猫毛茸茸的脸边,猫特有的长胡子扎得有点痒痒的,不过日向不太在意。脸上突然有种粗糙的湿润感,半转过头的狛枝伸出猫舌头舔了日向的嘴角,然后在怀里翻了个身,柔软的肉球搭在日向锁骨上,正面嘴对嘴舔到日向有点吃惊而半张的嘴里。猫细小而有点像砂纸触感的舌头钻进嘴里的感觉,日向一下子想不出有什么具体的形容。

    眼前突然变得一片黑,双手把握不住猫咪的日向在反应不过来的视线变化中,发现自己被扯住腿往下拉至整个人倒在床上,而身上的黑色源头——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型狛枝正压着自己,皱着眉的样子让日向想起大白猫看着猫罐头却不能吃的表情。

    “做好尝试妊娠play的准备了吗?”

    “哎?”

    人类的手掌抚摸着日向那隐藏在睡衣下,还没明显隆起的肚子,淫兽僵直的尾巴象征着本喵的紧张情绪,一把正经的狛枝把没理解过来的日向的睡裤毫不留情地扯下来,这下日向终于明白这只猫想干嘛了。随着这个动作记忆马上跃上大脑,回忆起令人失控的舒适让日向马上血气上涌,反射性想把睡裤扯回来,可惜动作慢了一步。

    “等下!我只是想——”

    “‘只是想摸猫’,捏肉球和咬脖子我也忍了,咬耳朵的话怎么忍耐得住啊!”

    难得语气激动的狛枝硬是抬起日向双腿,隔着裤子被顶到股间的硬度让日向脸上的温度烧得更烫。日常能自然面对的欲望发泄,换了突如其来发情扒裤的模式,就算天然如他也会无法反应过来而显得慌张。

    像报复般被狛枝狠狠咬住了耳朵,害怕被咬伤的日向不敢乱动头部,卡在膝盖上的睡裤岌岌可危,手臂伸直去死死拉住裤头,与想要脱掉他睡裤的淫兽形成微妙的抗争。

    “不、不要啊,直接进来的话,明天我就没办法去抢早上的罐头特价时间了!”

    “………………哈?”

    被放开了耳朵的日向从床头柜里抽出一张超市特价传单,上面还有用红色马赛克笔打了个圈,故意作为提醒的笔迹。

    “这个,未来超市的传单说明早九点是猫狗粮的特价时间,下午三点是特定商品八折,我想买【美食传说】,听说是手制有机天然猫粮,平时很贵但是既然是特价就便宜了不少,那么贵应该会好吃吧?”

    看着日向闪闪发亮的眼神,作为被喂养的淫兽沉默地回避视线望向传单,一下子无力摔回日向身上,黑漆漆的美少年又变回了装死的大白猫。

    “败了。”

    “?”

    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不爽声音的狛枝不悦地甩动尾巴,要战胜日向的天然,看来就算是婚后也做不到。

 
评论(13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