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短短的生贺

生日就是要大口吃肉,所以才不会有肉呢

那只扇君你点的足play到了,以清水的方式煮好了哦,说好的从良嘛,生日快乐哦!虽然是提前给你啦



    当日向被推倒在宽大的铺满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书桌上,他思考了抬起脚能不能踢中身上那个神经病的腹部,然后想起男性腹部受攻击可能勃起的传言,还是摇摇头放弃了。这个情况够危急了,他不想再给自己添加更危急的状况。

    “不反抗吗?我还以为日向君会给我来一个热情的腹击交呢。”

    “这又是哪来的新型奇怪词汇啊?”

    C84日向没去过,他是个起早贪黑努力学习的高三生,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排队挤人群,和某个时间充裕得不像要考大学的本科学生不一样。本科生就是好,不仅名牌大学保送还被抢着要,和成绩无关,能站在希望峰招收的最顶尖的少数人行列,就说明他们的生存方式和普通人的努力复习考试成绩不一样。例如还压在日向身上的这个变——咳狛枝凪斗,就是和日向一样面临高考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太寂寞了所以稍微去逛了下漫展,果然没有日向君好玩。”

    果然是个清闲的死本科生啊这种家伙为什么可以这么休闲吃喝玩乐之后来跑骚扰苦读的预备学科这是讽刺吗赤裸裸的讽刺吗这就是才能拥有者和没有才能的凡人的差距吗就连去漫展都可以看出差距的人生真是太绝望了啊!

    看着日向千变万化的表情,狛枝皱了下眉,似乎相当不满意自己难得跑来玩却被这个表情回应,本来压在桌子上的手蹂躏起日向的脸,把本来就像便秘的苦逼脸捏得更扭曲。

    “对我来找你就这么讨厌吗?天生是个讨人厌的垃圾真对不起啊,日向君,不要假装四处看风景回避我的目光,学习那么辛苦勉强能挤出点时间却还要无视我,就算是毫无价值的垃圾也是很伤心,侵犯你怎样?就算知道你复习很累也要侵犯你哦?把你侵犯得只能哭着喊出乱七八糟的话这样就没办法无视我了吧?”

    狛枝的不满非常露骨的表达了出来,没再用特别的忽悠人技巧的日向把头转回来看着不高兴的狛枝,本想给狛枝一拳的想法打消了。不是温柔,日向本质还是个对不爽的对象有着微妙恶意报复的普通人而已,对待狛枝,给一拳反而更开心吧,连挨揍都没有的话反而会觉得自己被彻底无视,看到来炫耀的本科心里难受,日向有种微妙的释怀快感。

    两两相望沉默了数秒,从日向放空的眼睛里读不到情绪,对性骚扰发言的调戏也没有反应,狛枝不愉快的情绪积累得更重,什么都没表现的日向看得心里有点得意。

    “哎,真的不打我吗?复习到没力气理我还是讨厌到连揍我都不愿意浪费力气了?”

    面对无所事事跑来骚扰的狛枝,日向是不会心软的。没有反应的僵持再次维持了十多秒,得不到除了干瞪之外回应的狛枝叹了口气,投降般举起双手表示放弃。

    “这么不喜欢我的话我就先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

    说到底也不会干脆脱了日向裤子在书桌上翻云覆雨的狛枝无趣地离开房间,把心底一点点罪恶感压下去的日向在看到门被关上后松了口气,这人只是无聊跑来调戏日向,房间里堆着的飞行棋扑克牌说明他只是想来玩。

    冷漠是最大的感情杀手,太年轻的日向还没明白这个道理。

    被狛枝特意跑来日向家里骚扰了一轮,疲倦感更沉重的日向随意抓起铺在床上刚收的衣物想去洗个澡清醒下,手怎么都摸不到某个熟悉布料的感觉令日向不禁有点奇怪。


    “把胖次还我啊啊啊——”

    客房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习惯得像住在自己家里一般的狛枝正躺在床上以蓝底白樱的男式四角裤盖在脸上装死尸,不过随着呼吸微弱拂动的内裤说明他还活着。毫不客气冲进去的日向气势冲冲地大步迈到床边,正想将自己的内裤夺回来,正面朝上装死的狛枝突然一个转身,双手捂住内裤背对着日向。

    “这样可不行啊,不能打扰日向君复习,而且说不定有了外遇什么的,像我这么没用粗糙的垃圾也没有让日向君回心转意的魅力呢,不过是个预备学科却意外受欢迎的啊?阴沉的家伙还是躲在暗处以日向君为自慰对象猥亵一下日向君的贴身衣物,这样会比较适合我这种残渣呢?哈啊哈啊日向君的味道……在被发现正在用你的内裤自我安慰的场面有点兴奋呢,会有H scene开展吗哈嘶哈嘶……”

    当着日向的面把内裤盖在脸上大口呼吸的狛枝声音听上去闷闷的,还能听到故意发出的呼吸声,日向只觉得热血上涌,不知道是气得脑充血还是害羞的原因。

    “别闹!”

    即使伸手去抢,狛枝却把用身体压住内裤。坐起来的狛枝一手按住内裤,一手抱着扑到自己身上想要夺回内裤的日向的腰,既不想让日向拿回衣服也不想让日向离开。

    “这么想要吗?背出金属活动性顺序表给我听。”

    “钾钙钠镁铝锌铁锡铅氢铜汞银铂金,好了还我。”

    “这不是复习得不错嘛?”

    出乎日向所料,狛枝竟然真的按照约定把内裤还回去,蓝色的小块布料回到手里时,日向惊讶之余,心想着内裤得拿去重新洗一遍。

    “突然变得那么听话,怎样了吗,刚刚不是还在胡闹吗?”

    任由狛枝把脸埋在自己怀里撒娇,日向改变一下姿势,从跪在床上身体前倾变成跪坐在床上,胸前毛茸茸的一团只要不舔湿衣服的话,日向也不是很介意被抱住。

    “想知道的话,坐下来让我跪着舔你的鞋子我就告诉你。”

    “因为没揍你,今天是彻底打开了M的开关了?”

    “怎么会,总是这么念书日向君的黑眼圈都快成熊猫了,就算那么纠结自己是个预备学科给自己施加这么大的压力,也不会让自己开心吧,而且最近好冷淡啊,连揍我都不肯,是放置play吗?明明是个预备学科,放置即使是垃圾也好歹是本科的我很开心?”

    沉重的学业压力确实让日向流水线般进行着学习作业吃饭上厕所睡觉,日复一日,无论怎么追赶都没办法赶上本科的焦虑感在背后更是一鞭子一鞭子的驱使他埋头进书海中,想要挺起胸膛做人,想要摆脱自卑,努力的背后不过是沉溺在负面情绪中转牛角尖,结果让他反而看不到身边关心他的人的好意。即使自我责备下去也不会得到什么,这个道理日向明明是明白的。

    抚摸着怀里柔软的发丝,日向脑海里浮现出安哥拉兔的图片。

    “抱歉,是我不对,我赔罪。”

    “真的?”

    糟了。

    这种反问的语气之后预兆着什么,有过自掘坟墓经验的日向几乎是反射性察觉到了危险。兔子很可爱,让人一时大意被那可爱的外表迷惑,但是就像北极兔站起来的瞬间给人带来的破灭,侵略性和繁殖的凶残度隐藏在那身治愈的兔毛下。

    被推倒在床上日向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袜子被强制脱下,长期在隐藏在袜子和运动鞋下的脚背比露在外的皮肤雪白,脚被狛枝抬起的现在,日向无法逃跑。那双对于男性而言有点漂亮过头的手卷起了日向的裤脚,指腹轻轻划过小腿皮肤的触感不禁令日向打抖。

    “哎……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不、哈哈哈哈!!!!!”

    脚掌心被无情地搔痒,手指快速移动带来让人心里发毛的痒,生理上抵抗不了的日向笑得想在床上翻滚,但下半身始终被狛枝桎梏无法动弹,只好揪着床单发泄这痒得发狠的痛苦。无关痛痒这个词,某个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当痒到极致,其实和痛到极致时是一样痛苦的】。

    “笑起来多好,总是皱眉可不好哟。”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喘、不过气了!不要、呜!哈啊……”

    笑得泪花都冒出来的日向顾不得泪水会弄湿床单,好不容易狛枝的动作停住能够好好大口呼吸,另一股令呼吸困难的感觉从脚背上传来。温热的,湿润的,舌头舔舐的触感。抬起无力反抗的日向的脚,正如之前发言的一样,狛枝沿着脚背舔上脚裸,唾液滑过的地方在空气中令日向有股凉凉的感觉,但是身体却因为狛枝的行为发烫。

    “陪我玩一会儿吧,日向君?”

    死死夹住壳的扇贝会在高温中自己打开外壳,露出柔软诱人的内脏,任由掠食者宰割,日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只扇贝。

    “……嗯。”

 
评论(10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