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绝望的小学生与犯罪的马猴烧酒Chapter45

前情提要什么的就没有啦,我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写了啥(……)

以前的内容都放在里站


绝望的小学生与犯罪的马猴烧酒Chapter45



    不引人注目的其中一个包厢门前,门虚掩着,仓鼠速度极快地从门缝钻进去,雾切慎重地把手放在门上,没有马上推开,而是从门缝观察门内。

    “美丽的女士,无须担心。”

    门内传出一把男人的声音,雾切一把推开了门,包厢里的餐桌摆放着几碟小食,一盘葵花籽,以及一大瓶果汁。引路的仓鼠回到聚在葵花籽旁边的伙伴身边,一个男人背对雾切坐在桌子旁,举着一杯用酒杯装着的葡萄汁,正细细品尝。

    连勇者、黑暗之王和统御天国之诸神听见都会落荒而逃的狂气的魔法师——魔男田中眼蛇梦,因为对酒类感到苦手,正举起手中的葡萄汁装逼。

    雾切进房时轻轻带上门把,隔音效果甚佳的房间马上连外面的交谈声都掩盖过去。田中伸手做出了一个请雾切坐到对面的手势,在漆黑的阴影中,不知道之前躲在哪的白色小狗听令咬着坐垫扯到准备给雾切坐的位置,然后蹲坐在一旁摇着尾巴等雾切夸它乖巧。

    将香槟和碟子放到桌上,抚摸着狗头坐下的雾切表露了感激之情地点点头。

    “因为有可能遇到诅咒人类的魔女,所以你透露了魔女聚会的消息给我,非常感谢。”

    “无需感谢,敢对吾之盟友露出利爪的恶兽,同时也是本王的敌人。”

    极密的魔女之夜本身是不会邀请魔女以外的人,田中本身也不是什么正义感极强的人,但是作为日向的朋友,既然牵连到亲友性命危殆的事情,同等于被侵犯到自身领域的田中自然也不会为所谓的“同类”守密。魔女这一群自来自往的家伙们,为了自身利益就算互相残杀也是普通现象。

    首先第一步,根据日向和狛枝提供的快递信息,魔女宅急便是实在存在的,不过却是魔女世界的快递公司,经营者是毋容置疑的魔女。这令整个诅咒事件的线索一下子集中到快递公司身上,魔女利用魔女快递邮寄包裹非常自然,如果能够查出寄出包裹的客户的资料,无疑是在之前守株待兔的情况下迈进了一大步。以普通人的命做祭品咒杀马猴烧酒,寄出讽刺包裹,攻击未来机关防火线,这一系列激进大胆的行为不仅让十神青筋都冒起来,这个魔女的危险性已经被提高到最高级别,不尽快找出她的真身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牺牲者出现。

    据说快递公司的经营者有可能会到这个聚会来,透视房外环境的水晶球摆在餐桌的中央,映照的景象中,还没到约定时间的大厅人数寥寥无几。


    “雾切小姐结果还是不能回来吃饭。”

    沮丧的舞园有点泄愤地搅着锅里的味增汤,忙于工作这点上舞园和雾切都是同样的,舞园也理解身为侦探的雾切是不容得“为什么你又不回家吃饭!”这种泼妇一样的质问,说不定现在就身处危险的地方潜伏着,在黑暗中趁犯人不备的瞬间捉住对方。在最可怕的地方奋战的那帅气干练的身姿,舞园一边妄想一边扭动着调味料瓶给汤加盐。

    “但是,好不容易做了那么多菜,还是想让雾切小姐尝尝啊。”

    看着面前还在烹调中的各色料理,舞园遗憾地叹了口气,拿起勺子尝了一口汤的味道调得如何。

    “好吃。”


    “虽然很好吃但是哪里不对……”

    在强行喂食中解脱的日向倒在狛枝怀里,狛枝像对刚喂饱的婴儿温柔扫背的行为反而加深了日向不自觉的颤抖,满脸潮红的日向完全不像吃饱的小婴儿,反而露出和年幼的外表不符合的欲求表情。埋在狛枝怀里的脸被手强行往上抬,日向看到狛枝眯着眼睛,眼神和拿着放大镜在观察未知化石的考古学家很像。

    “只是接吻就这幅要高潮的样子,日向君果然很色啊。”

    “所以我不是说了我不想吃嘛!”

    一点都不喜欢这种状态的日向表示强烈异议,在狛枝面前克制不住欲望的样子丢脸死了。日向愤愤甩甩头挣脱抬着自己下巴的手,但是连叹息都充满渴求的灼热气息。

    “哈啊……”

    过去从未袭击过人类,也没有品尝马猴烧酒魔力的经验的日向,发自真心的明白十神是个多么正确的领导者。

    由于没有听十神警告的狛枝的插足,恶果就是日向已经越来越难克制身体不时涌现的那股要把脑袋也烧得迷迷糊糊的热流,身体各处都在热切地再次品尝脑髓里紧记的那份美味。皮肤接触过的,手指抚摸过的,舌头品尝过,流入过食道,在胃里消化的,狛枝的魔力不断唤醒日向压抑多年的触手本能,混合着食欲和性欲开始侵蚀日向的人性。食髓知味的身体主动滚落到床上,抱住被揉成一团的被子,带着狛枝气味的死物只是接触也会在皮肤上漫延难以言喻的舒适,不过也比被狛枝直接接触好。

    看着日向把自己包成一团,狛枝体贴地拍了对方的手臂,虽然他眼中现在的日向看起来是个脸红红的小孩子抱着被子不肯起来的可爱样子。

    “真的那么难受的话,手指可以吗?”

    “住手,绝对会完蛋的,我身为人的自尊上来说。”

    “好吧,那现在想要的是我继续摸下去还是慢慢平复下来呢?”

    身体喧嚣着想要更多的爱抚,不过对着狛枝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日向还是咬咬牙,把触手的本性压抑下去。

    “拜托你,出去一下。”

    “好的。”

    微笑着出门的狛枝还顺手把门关上,在房间里的日向会做些什么自我平复身体,稍微想象起来的房间主人感到心情愉快。


    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从妄想中回到现实的狛枝走到客厅拿起话筒。

    “喂,这里是狛枝。”

    “狛枝君吗?我是不二咲,那个,不得了了!”话筒里的不二咲压低着声音,听上去语气十分激动,似乎是偷偷躲在某个地方打来电话,“我见到了你们在追查的那个快递公司的老板!”

 
评论(13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