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被窝好舒服 2

短小的来一发,日向君没有出场,还有最棍的一次只打出过国士无双的我真是太弱了(


《被窝好舒服》2



    希望峰私立附近主要做学生生意的饮食店琳琅满目,其中一家很受欢迎的咖啡店,是由一位年轻貌美的女老板开的。面向学生价位的咖啡店有个特色,就连兼职的,店员面容都不错,据说是老板的特殊癖好,不过也吸引了容易被容貌欺骗的人类。

    作为店员的其中一员,狛枝正在柜台给老板塞蕾丝缇雅·罗登贝克(假名)泡着正宗的阿萨姆红茶,比店员打扮夸张多的老板隔了好几个座位避开了中年大叔的酒臭,正在和这个大叔断断续续的说话。

    面前这个冒着酒味的四十出头的男性,一副喝醉了被朋友硬拉出酒吧,反而蹲在这里不肯走的醉鬼模样,碎碎念着女儿反叛期了吗到了内衣裤不肯和爸爸的衣服一起洗的年纪了吗,充满大人的丑态。

    咖啡店没有酒精饮料,这个大叔点了一杯浓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这么大个人还离家出走难怪你女儿觉得丢脸。”

    “连土地神都这么说,我的人生真是毫无意义啊。”

    在塞雷斯的一席话下更为沮丧的大叔趴在桌上去痛哭,想到之后还要擦桌子的狛枝找个理由阻止这个大叔把吧台弄得更脏。

    “人在寻找配偶时总是会找那些气味与自己不同的人,这可以防止人类找错了同自己的近亲或那些基因相似的人,你的气味会被女儿讨厌那是大自然的错,不要在意。”

    “这小哥真是好人,我欣赏你。”

    要比年龄的话别说身为土地神的安广多惠子(说出真名会被灭口),连狛枝都比大叔大上一倍,不过仁慈的狛枝不打算对一个醉鬼纠正岁数。

    优雅接过陶瓷茶杯的塞蕾丝抽出丝巾抹了一下刚拿起过饼干的手,狛枝想现在的神明都不太传统了,一大把年纪崇尚西式贵族生活的土地神都有,大概也没什么奇怪的。

    “狛枝君,向你介绍一下,面前这个被女儿厌恶的颓废大叔,就是那家希望峰私立学园的校长雾切仁,虽然是被女儿厌恶的废柴颓废大叔,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两遍。”

    “呜呜你要是还年轻一定能以超高校级的毒舌入学。”

    醉到没有察觉自己说出年龄禁句的校长倒在柜台上,狛枝瞄了一眼塞蕾丝,还好,杯子的把手还没被捏断。确实没想到面前的废柴大叔就是那家厉害学校的校长,狛枝自觉对才能气息感应还算不错,不过果然是被非人的土地神的灵气掩盖过拥有非凡才能的人类的气息吗。

    “啊啦啦,我确实是个成熟有韵味的淑女,说起来狛枝君,你说过也想进那家学校里念书是吧?”

    “嗯?是呢,不过我这种黑户籍的家伙要进学校里很难。”

    “拜托一下这个被女儿厌恶只会借酒消愁的无能大叔就可以了,对吧?”

    被提及的雾切校长迷茫的望向塞蕾丝,被酒精麻醉的脑袋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


    便携的迷你麻将铺在比较大的六人桌上,狛枝摸着袖珍的麻将,在咖啡店里打麻将确实有点逆和,还好是在店里的vip房里打,据说这是牌技高超的塞蕾丝专门对付慕名而来挑战她赌技用的。被拖进房间里的雾切校长对塞蕾丝提出的【打赢这个小哥我就帮你修复父女关系如何】非常有兴致,不过预见到老板要坑校长的未来,狛枝有点小期待希望峰的校长会怎样和土地神周旋。

    “虽然这么说,不过我可不太懂麻将啊。”

    老爷爷岁数的狛枝在常识上可是新生儿级别,麻将什么的,这么高深的民间文化他连规矩都没搞懂。作为庄家的塞蕾丝很温柔地帮狛枝分好牌,根据牌面上接近的牌按照貌似是一二三四的顺序摆起来的狛枝看到对家的校长露出了蔑视的微笑,狛枝想当然要蔑视啦,自己这种垃圾还超新手的。

    “没关系的,用手机开着wiki看役牌,努力以里面的牌面来凑牌就可以了。”

    即使这么说,对着wiki的例子也没太看得懂的狛枝硬着头皮看塞蕾丝摸牌,打了一张东后接着雾切校长也摸了一张,类似鸟一样的绿色牌被打了出来,狛枝看了眼自己的牌组,本着这个场合好像要拿掉那张牌的心态,伸手去拿校长的弃牌。

    “咦,那这样可以吗?”

    狛枝指了自己的牌,本着教学心态的塞蕾丝探头过去看他的牌面,略吃惊的用手捂住了嘴,接着用另一只手把狛枝的牌放平露出来。

    “人和清老头……一上来就点了雾切先生的炮,不愧是我的部下。”

    被窝兽狛枝,拥有幸运程度的力量的妖怪,和迷途竹林的白兔无关。


    实践出真知,总算在实战中学会了杠牌,狛枝不懂麻将不过感受到了上家塞蕾丝的放水,已经被两家吃得从扣分变成脱衣麻将的校长,输得连袜子都脱掉了。看不懂麻将的狛枝当然不知道,为了防守塞蕾丝,雾切仁的牌被迫打出了对狛枝有利的弃牌,结果连连放炮,输得极其凄惨。

    “胡,那个,塞蕾丝小姐,这个是?”

    “年轻人你又来?!”

    狛枝拿了校长打出的一只发,场面上存在着两只发而没了防备的校长没想到,这又被狛枝给胡了。友好地帮员工算分的塞蕾丝,非常满意地吮了一口红茶。

    “字一色四暗刻单骑大四喜,6倍役满。”

    输到脱裤的校长,不得不以超高校级的幸运的名额把这位早就超过高中生年纪的妖怪特招进来。


    作为没有户籍身份的妖怪,狛枝向本地土地神求职打算融入社会,结果脸被看上留在咖啡店里做员工的因缘,作为漫长的回忆杀大概还能在麻将桌上再开一个挂。

 
评论(8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