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可以不填标题吗

如何教会一只哈士奇摇尾巴番外短打

文章整理传送门

没看过原文也没关系,其实我只是想看神父装逼



    平摊家务是他们的共识,自从狛枝把一个平底锅烧穿了后,日向就不再给狛枝把炊具放到炉子上,而是像现在这样,日向负责煮,狛枝负责摆盘。两人的便当盒慢慢放上了越来越多的菜色。

    太过和平的生活,早起准备便当,再出门上学。就在不久前,日向曾经以为自己要被从这种生活中被拉走,但又意外地回来了。日向转身时无意识碰到了自己背后的尾巴。对,他是一头不会怕火畏水的狼人。

    继续这样下去也可以吗?可以继续这样下去吗?就算获得了克制身上兽性的办法,日向也不时会忧虑。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同居的神父突然就冒出了一句话,装好的便当盒被盖上了盖子,狛枝的话匣子却忽然就打开了。

    “除去文学里借用野兽想要成为人类来暗喻追求人性的含义外,不像日向君本来是从人类转变成狼人,又或者人鱼公主那样追求着爱人,原本就是人外的家伙,是不会憧憬成为人类的。会觉得人外生物想成为人类,那只是人类的傲慢而已。就像龙不会羡慕不会飞的人类,吸血鬼也不会觉得人类能吃蔬菜而觉得血液不好喝。”

    和人外之物打过无数交道的狛枝平淡地陈述着自己所认识的事实,不过他举的例子让日向重点有点偏移,日向有点不敢想象狛枝和龙搏斗的画面。

    “日向君会爱上一条人鱼吗?”没有和龙搏斗过的神父没有留意到对方的思想已经飞到魔法世界里,“如果人鱼不是童话描述的那样,上身是美人下身是鱼尾,而是长得一点都不像人类,日向君也不会去爱上一条异族吧?”

    “说的也是……”

    “本来日向君在这方面思想也不是很开放嘛,连乙女游戏的女主角都比日向君开放哟。”

    狛枝耸了耸肩,他相信日向马上能联想到最近七海在班上推荐过的奇怪恋爱游戏,和埃●神祗恋爱、鸽○男友之类的。

    “喂。”

    “我是推崇自己原本是什么样的存在,就安心做好自己就好。”

    明白到狛枝是在安慰他,日向笑了笑,那个他曾经以为是个铲除异族的狂信者,其实是个温柔的人。

    “那么我这种给自己定位为人类,但是身体已经是狼人的家伙,根本不可能做到安心做好自己吧?”

    “所以狼人大多都是痛苦而短命的,啊,不过,有我在的话日向君就不会有问题的。”

    自卑的另一面是自傲,完全诠释这点的狛枝理所当然地牵起日向没拿炊具的手。

    “只要日向君继续追求着人性,追求着希望的话,我就会一直帮助你。”





    “虽然只是问问啊,只是问问,如果我哪天丧失了理智……”

    “那就绑回家监禁起来做宠物。”

    “嘤!”

 
评论(1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