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狛日六十分钟练笔【发】

《拆迁办消灭不法分子》

别名日向教你念圣经

                                                            

                                                                                          


    他剪掉了长发。

    原本就是长到了影响日常生活的程度,更何况这不是个有空保养头发的时期。剪掉还会更凉快点。

    日向摸了摸自己短短刺刺的发尾,现在的情况有点麻烦啊。被绝望残党控制的机械黑白熊包围,五分钟并非无路可逃,但是为了让带着幸存者的同伴成功逃跑,日向自愿做吸引火力和断后的位置,而现在的这个情况也无法抱怨。

    没有强大的体能力量,没有一夫当关的武术,日向创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普通人而已。

    从那天并非作为神座出流醒来开始,他就只是个偶尔会醒悟一点能力,残缺的普通人而已。


    被迫逃避进破旧得随时可能倒塌的建筑物,到处都是露出铁丝泥石的墙面,还依稀看得出以前是所小学,从大小看应该不是教学楼,窗户早就破得只剩下生锈的铁框,地上不是碎石就是玻璃渣。但是即使如此,也没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日向所处的位置往外看,窗外下面全是裸露的铁柱和钢条,跳出去的话会自由落体成刺猬。就算从外墙爬出去,这样破旧的墙,只怕还没走几步就摔下去。

    不打算就此放弃的日向捡起地上一根看上去还坚固的铁管,还没被黑白熊撞进来的这点时间里,日向的眼睛突然被某条破得快不行的柱子吸引。

    超高校级的建筑师,或者超高校级的设计师,不管了,某个能力在他脑里突然苏醒,有或许是多个能力,日向没有去数,脑里被一下子冒出来的假设塞满。

    这所建筑已经是危房,总面积不大,黑白熊大部分都在上面的楼层里找他,一楼的黑白熊数量主要堵在了出口,而日向在的房间还有暂时能抵挡一阵的铁门。用铁管破坏柱子,从而引发危房倒塌,这种计划太过荒唐,但是做得到。超高校级的能力,即使是残缺的日向有自信做得到,但是否是能从这里全身而退,这就没有自信了。

    如果能力能够更强点的话……


    拼死,也比等死好。

    “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阿,求你眷念我。神阿,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

    日向举起粗大的铁管,那重量让他只能平行在手肘左右的高度挥动,但没关系。

    “参孙就抱住托房的那两根柱子,左手抱一根,右手抱一根——”

    长期摧残下充满龟裂的柱子,在铁管的重击下发出可怕的巨响。一击接着一击,敲打在残旧不堪的柱体上,日向很清楚哪里是这根柱子最脆弱,也正正是最关键的核心。手臂的力量在快速流逝,掉下碎石粉漆的墙身不断呐喊着,快要摧毁,快要崩塌。

    这样的恐怖回响让在屋内的机械黑白熊慌张不已,但是分散在这个建筑物内的它们,根本不知道这连接不断的危险声源到底在哪个位置,充其量也只能像快要被热水泼到的蚂蚁般奔散,却毫无作用。

    或者超高校级的宗教学者也跟着苏醒了吧,日向急着在被黑白熊冲进来前打断柱子,额头上的汗也不顾不得理会。

    “说,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就尽力屈身,房子倒塌,压住首领和房内的众人。这样,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

    仿佛超高校级的武术家能力也随之醒来,突然明白到力量正确施发的日向狠狠地砸穿了,一根柱子倒塌,满是汗的手又稳定了下手里的铁管,继续敲击第二根,察觉到的黑白熊已经开始攻击那扇无力的小小铁门,太过吵杂的空间,祈祷淹没在尘烟中。被呛得咳了几声,日向抬头看着开始崩塌的天花板,接踵而来,像骨牌倒塌时,快要让耳朵爆炸的声量盖过了一切,包括门外令人厌恶的黑白熊的惨叫,和日向的意识。


    “这样也没死成啊。”

    被拉出废墟时,日向感概地看着满是灰尘和污血的自己,还好没有多少伤口,只是简单的擦伤。这样的幸运,说是超高校级的幸运也不为过。只是,这个幸运的才能,日向并没有触发。

    “对啊,感谢一下我这个场外支援吧。”

    抹掉脸上一片灰的狛枝没好气地看着躺在瓦利上的日向,踩了一脚碎在脚边的黑白熊残肢,扭头回避直视笑着望过来的日向。


    把头发剪掉,也似乎没关系呢。

 
评论(2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