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狛枝生贺《Mega marketing》2

拖延症又犯了低产debuff严重,明明这么多死线逼近……


《大市场营销》2



    脑袋已经是一片模糊,按照本能逃跑的日向一路狂奔,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已经会不去了哦,不可能回得去的,这里和日向君居住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就算你在车站等也不会有车回到你的世界的。”

    骗人。

    狛枝说的话日向一个字都不信,不,是不想信。虽然想回到车站,但因为被狛枝堵住了路,不得不向着车站反方向逃跑的日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莫名其妙对日向有着奇妙执着的狛枝也似乎不想放弃追逐日向,只要日向停下喘气,不久就会听到远处呼喊的声音。

    勉强算是逃过了狛枝的追踪,但是也只是暂时的,沿着这条小道走终点是狛枝的家,不脱离这条路线的话迟早还是会碰到狛枝,不过一旁漆黑的森林就像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进嘴里的猛兽,无法冒险的日向无法迈开脚步离开这条小道。也不是没有办法,躲在这条路上比较隐匿的一侧等狛枝经过,再折返回车站的话,等到明天早上第一班车前成功回避狛枝,日向的脑里只剩下这个办法。

    一路的狂奔令他也搞不清自己的位置,目前似乎身处在一个比较大的空间,类似广场,摆放着许许多多雕刻着“希望”的雕像,十分诡异。广阔的广场铺着看上去就很豪华的材料,而不远处,屹立着一所惊人的城堡。

    刚物色着哪里有比较好的藏身处,日向来不及调整自己的呼吸,逐渐接近的脚步声让他吓得整个人愣住。竖起耳朵判断了这确实是人的脚步声后,顾不得多虑,日向一头钻进雕像的后头。


    “——日向君!对不起!直接就说了这么让你害怕的话!但是是真的!跑进森林会迷路的!跟我回家吧!在我家里的话就不用担心了!”

    不死心的怪人跟到了广场,同样气喘吁吁的他撑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呼吸,接着又站直观望四周,寻找日向在哪。害怕的日向往里面再躲进去一点,但是雕像已经没有更大的范围能遮挡一个179cm的少年。

    “拜托了!不要躲着,消耗太多体力的话,会累会饿会渴,要是还迷路的话,这里的森林是真的非常危险,我不想日向君遭遇不测!”

    已经往雕像的方向走过来的狛枝,居然径直往日向匿藏的方向走来。日向不知道,这个刚见面没几分钟的同龄人有着极其神奇的【幸运】,想要找到日向这个念头驱使狛枝的幸运发动,已经无处可逃的日向手心里捏着一把冷汗,距离越来越近,两人差不到三米。

    与其被被动发现,不如先发制人。豁出去的日向准备好冲出去推开狛枝然后逃跑,手刚扶着雕像用力,突然有双手从背后伸出来捂住了嘴,腰也被抱着,吃惊的日向身体失衡的身体往后倒,朝上的视线映入了一个黑发男性的脸。日向还没来得及挣扎,制止住日向的男性摇摇头,然后抬抬下巴指示日向望向外面的狛枝,下意识跟着视线望过去的日向心里猛得吓了一跳。。

    五个……五个穿着相同衣服,长得一摸一样的“狛枝”从另一个方向走向身上沾了汽水的“狛枝”,打扮和容貌几乎无法分辨,只有有些有戴眼镜有些没戴眼镜。

    “你在做什么?”

    “在找日向君,我想他应该不敢躲进森林里,但是这一条路怎么也没找到他,难道是回去车站了吗?”

    “日向君?男子高中生?那我们去这条路上找找吧。”

    说着谜之对话的狛枝们互相交流信息,大气都不敢出的日向僵硬在抱住他的男性怀里,似乎对方也并不打算暴露日向出去。外面的狛枝分配了搜索的地点信息,那个最初见到的狛枝往城堡的方向走了,其余的则往日向来的路上离开。看着这几个狛枝走远,日向感到嘴上的手拿开了,总算松了一口大气。

    没见过的男性站了起来,似乎要离开。

    “等等!谢谢,要不是你阻止了我出去,我恐怕就会被好几个人追着跑了。”

    被搭话的男性看着日向,像是思考了一番,犹豫着回应日向。

    “……因为你看上去想躲起来,所以就帮你躲起来而已。”

    “你是附近的居民吗?你认识路吗?我——”

    “我也是‘狛枝凪斗’,大概知道你来到这里的原因,相反你不是害怕被我们捉到吗,那就快点趁这个机会离开吧,虽然除了城堡最上层的门之外就没有回到你的世界的办法,不过好歹比那群家伙围攻好。”

    “……哎?”

    刚才出现了好几个狛枝凪斗的画面已经足够日向震撼,而面前这个和他们长得不一样,帮助了日向却自称狛枝凪斗的男性,这番话更令日向脑袋转不过来。

    打断了日向的话、语出惊人的“狛枝凪斗”和那群白色头发黑色风衣的狛枝凪斗外貌上完全不同,不过冷淡不想和日向拉上去关系这点,倒是和车站时那个黑衣的狛枝很相似。一想起被黑衣狛枝“热情对待”,学乖了的日向没敢伸手去扯住对方。

    并没有马上离开的这个狛枝打量着日向,冰冷冷的眼神比那个黑衣狛枝炙热的视线让日向好受多了。

    “全身上下都是非常普通的男高中生,为什么狛枝会对你这么执着?”

    “我怎么知道啊!”

    全部都莫名其妙的,从来到这里到遇上奇怪的家伙到现在这个处境,全部都,全部乱七八糟的,除了回家不想其他的日向不想去斟酌这个狛枝那个狛枝很多狛枝的问题,他牢牢捉住了遇到的第二个狛枝说的话中的重点。

    “你也是狛枝,那你刚刚说城堡里有门可以回去是真的?”

    “不过你到不了那里去的,这个城堡里全部都是狛枝,你进去的话同等于自投罗网。”

    “但是我不进去的话,就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吧?”

    “……”

    这次轮到狛枝无言以对。外来人的日向,根本不懂这个世界的事情,丢在野外自生自灭的话,没有食物水源和休息地,根本没有办法生存。对日向而言,拼一把总比坐而待毙好。狛枝叹了一口气,日向的选择没有错,所以他没有阻止的理由。

    “我明白了,我没有义务帮助你,也没有能力帮你到顶层,不过你要去的话,给一点忠告也是可以的。”


    城堡大门非常雄伟,有点慌张的日向望向身旁的狛枝,一脸平静的二枝(日向心里简称一下)摸着门把手,转头过来也看着日向。

    “你认真想好了再做决定吧,我先回去了。”

    随着大门被打开再关上,这个宽广的广场再次只剩下日向一人。


    进去还是不进去?

    日向鼓起勇气去握住门把手,将这道沉重的大门推开了一小道缝隙。


TBC

 
评论(10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