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站,只摆狛日,安心无公害无肉

狛枝生贺《Mega marketing》

被怂恿下还是另写了一篇生贺,被窝兽不哭

架空捏他,就算不说也知道啥的捏他

其实这次因为某位大家都很喜欢的咳(qin)咳(shi)咳(ni)太(yuan)太(zhang)怂恿,自我挑战了对我而言简直可怕的题材所以内在设定很疯狂(对我自己而言),非常ooc,俺得ooc,尤其是狛枝,觉得狛枝特别奇怪的,打的时候请别打脸(

收集了一下意见,发现有不少喜欢清水的读者提出过“拉灯更好”、“没肉就好了”,加上大河蟹时期,所以就愉快的煮了白开水



《大市场营销》1


    “……”

    “哟,睡不着吗?”

    “……”

    “吃药也没用吗?”

    “……”

    “……是吗。”

    “……“

    “没事的,我会在你身边的,能快点康复就好了。”

    “……”

    “对了,今天读书给你听。”

    “……”

    “你问是怎样的故事?又有趣又奇怪,又伤心工口猎奇的故事。你听了一定会开心的。”

    “……”

    “那么,开始念了哦。”



    一年365天,过了大量普通而平凡的每一日,本应也是普通一日的今天,在某个环节上掉了零件,严重脱轨前进的方向被尽数扭曲,和刚刚乘坐的电车终点站一般,变成不再平凡的一天。

    『贾巴沃克城堡站』

    从未见过的站牌,从未见过的终点站。日向呆站在已经关闭车门的电车前观察着月台,不符合国情的外国站名是怎么回事,就算抱有疑问,封闭的末班电车也封死了回去的道路。

    这个月台不正常,没有乘客也没有工作人员,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

    从日常中被隔离的恐怖侵蚀着日向,许久以前听过的论坛都市传说跳上大脑重播,脚下蔓延的寒意令日向没办法往其他地方迈步。

    不可能沿着轨道往回走,走出站台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人,就算能遇到,那也真的是“人”吗?难道说,遭遇到了传说中的神隐?

    夜间的月光照亮着有点破旧的车站设备,得到了养份的恐惧促使日向胡思乱想,但是一直留在车站里等到明早电车第一班时间的话,单独一人坐在深夜的车站里,日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克制住这份恐惧。身上只有钱包和钥匙,手机信号全面中断,连一点护身的物理物件都没有,护身符和纯盐就更加不可能带在身上,对抗灵异的手段一个都没有。

    “不,好歹不是如月车站,虽然这个外国名字更奇怪啦!搞什么,我又不是通灵体质的家伙,这是穿越到异世界去了吗,如果是轻小说发展那还好,但是都市传说的话……怎么办好啊!”

    抱头苦恼的男高中生绝对不想看到某些白白的飘飘的东西,也不想被困在这个奇妙的月台里,食物和饮水方面的基本需求可能无法撑过几天,已经是深夜的现在,虽说恐惧暂时麻痹了疲倦和饥渴,但是终归会有爆发的一刻。好混乱,好可怕,盘旋在脑里的感情呈几立方膨胀。

    白色的,有点飘飘然的东西,在某个角落移动了。

    寒毛卓竖的日向闭住了呼吸,心跳吓得停了一拍,视线只能直直盯着那个白影。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动了。


    白色的人影回头望向惨叫的日向,距离离得有点远,看得出对方有脸,还不算是无脸鬼或者满脸血污的厉鬼。

    “那个啊,深夜对着人惨叫是很失礼的吧?”

    被这句人话强制镇定了下来的日向才发现,面前这个“鬼”提着塑料袋,由于穿着黑色风衣才显得白发特别像在半空飘的白色东西,人家脚还好好站在地上,灯光照耀下,还是有着影子的。那个装满了饮料和泡面、薯片、生火腿的塑料袋,太过具有生活色彩,一下子把日向提上嗓子的心安抚了不少。

    “你是,这附近的居民吗?”

    “嘛啊,虽然这里是没什么人知道的乡下地方,不过住在这里的居民还是有的,看你的衣服是不认识的校服,放学迷路到这里了吗?”

    定睛看的话,日向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血色不太好,但也是普通水平的肤色,绝不是日向想象中皮肤苍白的恐怖鬼魅,对面的只是个随处可见去便利店买东西的夜猫子。再仔细观察,对方和日向年龄相仿,外表也长得清秀,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正常人类。

    “是的,我在电车上睡着了,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可是没有回去的车,我也不熟悉这一带,正犹豫不知道怎么办。”

    日向不自觉说话语气谨慎了起来,有个在附近的居民真的太好了,看来或许真的只是到了个没有听说过的车站,说不定是旧时受到外国文化影响起的车站名字,空吓了一场的感觉反而让他十分欣慰。日向不是在奇怪的地方追求刺激的人,至少绝对不是这个场合。

    “回不去确实很麻烦呢,你也总不能留在车站吧,会给工作人员带来麻烦的,要好好想想之后呆在哪里怎么办。”

    抬起挂着塑料袋的手托着下巴,少年同样打量着日向,这种对外来者的警惕让日向很不舒服。

    “就算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能去哪里啊。附近有酒店、旅馆或者警察局之类的话……”

    “是呢,真麻烦,乡下可没有那种建筑物哦,这外面是森林,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话会迷路的,那请加油吧。”

    不打算理会日向死活的少年挥手就要往车站出口走的样子,这下真着急的日向连忙追上去,即使知道自己很失礼,但最后的希望在面前就算死缠烂打也不能放过,一个人无助地留在不认识的地方太可怕了,至少也要让对方指个路。跑上前的日向拉住了少年的手腕,挡住了对方道路。

    “等等!你要丢下我吗!我一个人在这里不认识路也找不到其他帮忙,拜托你,至少给我指一下回去的办法吧。”

    “并不是不想帮你,而是就算你想回去,现在也没办法回去啊。”

    甩开日向的手时,塑料袋里的灌装汽水互相碰撞叮叮当当的,清脆得让日向心里凉了一截。不像城市那么发达的乡下到深夜根本难找到一个人,何况听说外面是森林,如果丢失了这个求助机会,今晚一整晚日向恐怕都不会有能安心合眼的机会。少年刚张嘴准备说点什么,来得奇妙的汽水爆炸发出吓人的音量,突发的事故让少年吓得丢了塑料袋,被炸裂的塑料袋在地上滚了几圈,里面的食材和饮料散落了一地。飞溅的汽水溅上外衣,幸亏发生突然的事故没有炸伤人,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日向瞪着眼睛露出吃惊的表情,和对方干瞪着眼互相对视。

    呆了几秒的日向才想起口袋里还有剩余一包的纸巾,慌慌忙忙掏出来抽出来递给了对方,黑色的外衣看不出哪里被弄脏,但是里头白色t恤清晰印出哪里有汽水的污迹。

    “你、你还好吗?有受伤吗?”

    “没事,习惯了,谢谢。”

    似乎惊魂未定的人借过纸巾,然后就站在那里对着纸巾发呆,日向弯下腰帮他捡回没有多少损坏的食物和饮料,用纸巾擦掉了上面还没来得即干掉变得黏糊糊的碳酸汽水。

    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吧,不过没受伤还好。”

    “你在担心我吗?”

    “哈?”

    忽然冒出的无厘头的疑问让日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白毛,对方也用怪异的表情盯着日向,镜片后灰色的瞳孔,像漩涡般要吸走日向的魂魄,汽水爆炸接着气氛的改变,让日向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

    “像我这种,刚刚还在拒绝你,无药可救的害虫,你也担心我吗?”

    “虽然态度不太好,不过也不用这么贬低自己吧……担心是当然的啊,突然就爆炸什么。”

    不吃惊才比较奇怪,只是尽了人之常情的日向不太理解对方的发问,不过他没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只见脸色缓和了下来的少年牵起日向的手,这态度的变化更是弄得日向一头雾水。

    “真温柔呢,会对我这种害虫这么温柔,我叫狛枝凪斗,你呢?”

    “哦、哦,我是日向创。”

    “日向君,既然没地方去就到我家里吧,这么晚一个人会很危险,而且你也很害怕对吧?原本想着不认识的人不想多拉上关系的,不过像你这么温柔的人,我想没问题的。”

    转傲为娇的速度太快,跟不上这个节奏的日向本着想要得到帮助的基本念头点点头,得到回应的少年亲切地露出微笑,拒人千里的冰冷态度一消失,长得端正的脸上挂着带有好意的笑容,连日向都不得不觉得身为同性的对方确实是个帅气的美少年。

    “请多指教,那么先跟我回家?都已经是后半夜的时间了,日向君觉得很累了吧?”

    “嗯,打扰了。”

    日向心里还是对名为狛枝的少年感到疑惑和戒备,不过从对方的态度看,大概也是同样防备日向是坏人,所以才一直冰冷冷不肯施于援手。现在全是解除了对方的戒备?日向自己也不清楚。

    已经转过身给日向带路的狛枝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日向,似是等着他跟上来。没有退路的日向也只好跟着对方,这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日向希望是错觉。总之去到狛枝家里借用固定电话给家里打个电话也好,比留在阴森恐怖的无人车站好得多。


    车站的外面是一整片森林,稍微还能瞄到远处的山,日向惊讶于这里的原始生态居然保护得这么好,狛枝说的没错,如果贸然离开车站,在这片森林里日向绝对会迷路。狛枝指引着日向往森林的一条有铺路的小道上走,意外的是这条路上差不到几米就有街灯,在原始的地区有这种现代味道的设施,昏黄的灯光减轻了日向心中的不安。

    “狛枝,你家大概到车站要多久时间?”

    “步行五分钟左右吧,只要不迷路,当然,我走了那么多次是不会迷路的。”

    在前面带路的狛枝对身上的汽水也感到不太舒服,不时拉起被弄脏的部分,免得贴到皮肤。之前的零食都装到黑大衣的口袋里,显得腰部有点微妙的凸出。

    短暂的对话后是漫长的沉默,不打算找话题、默默跟在后面的日向观察四周的环境,先前被灯光安抚了不少的恐惧又开始弥漫。

    违和感无法忽视,就算是乡下,这里也未免太乡下了,完全没有人居住的气息,连警察局都没有的地方,不会非常危险吗?路上除了树就是树,一户人家都没看见,像狛枝这样在都市随处可见的夜猫少年居住在这里,就更是奇怪。

    “呐……狛枝,你家还真是在一个缺乏人烟的地方啊。”

    跟着狛枝的步伐,不自觉减慢了下来。

    “外面是这样,不过我家里就很热闹,有时反而希望像外面那么安静,不过多了日向君,这份热闹似乎也变得能接受呢。”

    没有察觉到日向放慢的脚步,狛枝不急不忙地往前走,看不到尽头的蜿蜒小道连向不知名的世界,越是眺望,除了黑暗就是黑暗的远方,让日向隐约跃动的危机感一下子笼罩整个身体,怎么也无法再往前迈出一步。

    “但是很幸运,被汽水弄脏的不幸能够换来和日向君见面的幸运,再炸个一箱汽水我也觉得很值。”

    “幸运?”

    “对啊,将你带来这个世界的幸运。”

    转身回望着日向,在狛枝背后浸透了冰冷的黑暗衬托下,以苍白为主基调的少年微微张开带着血色的嘴唇,一瞬间,让日向以为看到匿藏在冷风飒讽的森林中、冷酷而迷惑人心的魔王。

    “回不去也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TBC

 
评论(128)
热度(93)